徐然然

*这是小号,由于大号退一些圈封笔后新建
*和以前的朋友说一句:有缘千里来相见
*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开不完春柳春花满画楼。

(主庞祯/仲孟)在异世,我还爱你

(第一章)初入京城

“你们听说了吗?最近京城又出大事了!”

 “你到说说出什么事了”

“这京城夜晚有女鬼出没”

“哎,刘老头你这就不对了吧,这京城那可是天子脚下,哪有什么女鬼”

“客官您还别说,这事挺邪门的”

“哦?怎么个邪门法,说来听听。”

“这在最近在夜晚都能发现一个身穿红衣的女子,嘿嘿,这客官你也懂得嘛,毕竟大家都是男人”刘老头笑了笑道

“懂得,懂得”这位公子嘴角挂着笑容

“可这姑娘不简单啊,她不是一般人,有人靠近她都死了,活活被掏心而死的,死的可惨了”说得这刘老头还嘀咕道:“最近怎么这么邪门,晦气,晦气!”

在旁边正坐着一位红衣女子,还带着帏帽,喝了一口茶在座上留下钱便拿着剑走了。

外面狂风暴雨,那女子拿着伞就走在那雨中。

这时有个喝醉了公子哥看到那女子,便上前调戏一番。

“姑娘你去哪啊?”

“滚”红衣女子不耐烦的邹了邹眉头

“要不我送姑娘一成呗”说着这纨绔公子手还不老实把那红衣女子的帏帽摘了下来

“好美”那纨绔公子看着女子的容貌痴痴的说道

“看够了吗?”女子的剑架在来人的脖子上冷冷的说道

那公子哥感到脖子上的凉意,像是酒醒了一般颤颤巍巍的说道:“看够了,女侠有话好说,我先走一步”

“那还不快滚”

“猫儿,就是这有女鬼?”

“嗯”

“哎,猫儿快看,前面有个女子,你看想不想他们说的女鬼”

“是身穿红衣年前貌美的女子了,不过最好不要打草惊蛇,万一只是路过的人”

“好吧,不过天这么暗哪有什么女子出来啊。不过不过你是女鬼还是人在装神弄鬼,白五爷我抓定了”

说完,一红一白两位男子用轻工在屋檐上飞走了起来。

那执伞的红衣女走着突然停了下来,“出来吧”

“哟,你叫我们出来就出来多没面子啊”

一眨眼那两位男子出现在红衣女子的面前

“何事?”

“并无,姑娘这是?”展昭现行了一个礼说道

“去京城找人,囊中羞涩,着急赶路罢了”徐然冷冷的说道,手不禁意握紧了剑鞘

“恕展某冒昧,那姑娘为何穿和那挖人心的女鬼一样的装扮”

“无事,这样为了没有人来招惹我,江湖前辈说得”

不知为何展昭和白玉堂感觉她说这句话时眨了眨眼。

“好,多谢姑娘解答,我们认错人了”

“什么啊,本以为还能逮到大鱼呢!猫儿,回去了”

待二人走后,徐然在风中凌乱,不由得说了句“什么鬼,有毛病吧!我不像人吗???”

  第二天清晨,去店铺买了一身青衣,到客栈换上,出来逛街。

“卖糖葫芦了,好吃的糖葫芦,2文钱一个”

“来,小姐们快来看啊,闫慧楼的胭脂,上等的胭脂啊”

在街道上有这一位穿着青衣的少女,在左看又看,像是在找什么人

“大娘,我打听个事,开封府在哪?”

“开封府前面直走左拐就到了。哎,姑娘你去开封有事啊?”

“啊,这不是我哥哥在开封府做事,想来投奔他,听说包大人也是好人呢”

“那可不,你兄弟是在开封府做事啊,想来你兄弟日子过得也不差”

“谢大娘您吉言”徐然羞涩的笑了笑

过来一会儿,到了开封府门口

“姑娘您抱官,还是找谁啊”门口的衙卫说道

“麻烦这位大哥我问一下骆珉骆公子是在这吗?”

“骆公子在的,有事?”

“我是她师妹这次下山来找师兄的,就说我姓徐”

“好,我给通报一下”

在开封府内

“义母?”

“珉啊,你也不小了,还这个样子,小心媳妇都讨不到”

“义母,我还不着急”

“猫儿,就内林家千金不是对你爱慕有加,你怎么没点反应啊”

“玉堂,在下还只想跟着包大人”

“好吧”

“报”

“何事?”包拯问道

“外面来了位姑娘说是要找骆公子,说是骆公子是师妹”

“她姓徐?”骆珉这时开口说道

“是,那姑娘是这么说的”

“是她没错了”

“义母,我先去接下师妹”

“好,我还没见过你这师妹,一会陪我这老婆子说说话”

“是”

  “师兄”

骆珉看着眼前的青少女,不由得想起了那辆为一青一黄的男子愣了一下

“师妹你来了”

“师兄,你这什么意思啊?怎么不欢迎我啊?”

“欢迎当然欢迎快进来”骆珉一脸无奈的看着徐然

骆珉与徐然走在走廊,走到了后院

骆珉还没说什么,徐然先惊呼了一声

“啊!你们两个人怎么在这儿!”大家的目光都随着徐然的目光看去,是展昭与白玉堂二人

“怪人?”公孙策轻笑了一声,看着展昭和白玉堂玩味的笑到

展昭看着众人望过来的眼神,不由得轻咳了一声

“昨夜在下和白兄弟查案有些唐突,冒犯了姑娘,还望姑娘不要见怪。”

“没事没事”,徐然看着眼前这二人尬笑了起来,突然想起这是展昭和白玉堂啊,徐然觉得自己真是笨死了。

“展兄昨夜可遇到的是在下师妹?”

“正是”

“昨夜给展兄带来麻烦,真不好意思。”

“义母,这便是我师妹”

“听这声是一个标志的姑娘家”

“伯母,您快别这样说”徐然的脸都红了起来

“唉,老啦老啦。”

“才没有,伯母你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人啦”

“我一个老婆子有什么好看的”

“伯母您呢不仅好看,心肠也特别的好。”

“骆儿,看你这个师妹一张巧嘴,比你会说话多了”,李娘娘打趣的说,

骆珉听了这话,无奈的笑了笑,

“她也就这点好,”

“我怎么啦?”徐然气鼓鼓的说道

“看你那三脚猫的功夫,江湖上随便一个人都可以打赢你”

“你,哼,伯母你看师兄他欺负我,我不依~”

“他欺负你,我帮你欺负回去。”

徐然听了这话立马向师兄做了个鬼脸。

与此同时,徐然肚子也响了起来

“是我都忘了,师妹还没用膳吧,我们一会再聊。”

“庞将军,来在下开封府有何贵干?”包大人摸着胡须问道

“听闻我一位故友来到此地,顺道来看看她”

徐然在后院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便去看看

“庞大公子哥,你都不知道我来京城真是太不容易了”

“怎么谁又欺负你了?”庞统挑了挑眉头,扇着扇子笑道,

“黑店打劫了我的盘缠”

“盘缠丢了是吗?

“嗯”徐然可怜巴巴的说道

“这些够了吗?”庞统拿下一个钱袋扔到徐然手中

“够了够了,比师兄那个大坏蛋好多了”

“行了,总说你师兄坏,你师兄有那么坏吗?”庞统无奈的笑了笑有当然

“哦?是谁在我背后说我坏话了?”骆珉这时也来到了后院

“当,当然没有啦,是谁说的,我去教训他去”徐然看到骆珉,马上狗腿的笑了笑

“我还不知道你吗?现在有事,一会再收拾”,

“略,谁收拾谁还不一定呢”

“包大人,柒神医和她的陵帮手来了。”

柒神医和陵帮手?总感觉哪里有些熟悉。在哪里听过呢?徐然小声的嘀咕着。


【仲孟】一世君臣

 @隐玉 来啊互相伤害啊,你记我梗,柒柒记你梗

温馨提示看本文请与BGM【一世君臣】——文致相结合更配哦

————————————————————————————

吱吱吱~,夜晚蝉鸣不止

此时枢居内,书案上有一烛未熄灭的蜡烛,火焰随着风儿舞动。在旁还有一封未写完的信,笔墨还未干。只见上面只有“安好”二字,这字好似写信人用尽了自己的生命而写下。

在枢居院外,有一穿着绿衣的少年看着这屋子

仲卿终究是本王先走一步,让你徒劳伤悲了,我们这一世身份止步于君臣,情谊却难以分开,愿来生我们还做彼此相爱的人。。。

太阳缓缓升起,光芒照在床上

仲堃仪抬起眼眸好似染着雾气,又似见到他,满眼的深情,而后清醒过来,把一丝悸动藏在眼底。

又梦到初见。。。王上的时候了,永远停留在那时吗?可真好啊。。。

“先生?”骆珉看见仲堃仪在床上咳嗽,便去轻拍了背

“咳咳咳,”仲堃仪看着手帕上的血迹不由得想起当年王上也是在咳嗽的样子“没事了,骆珉有何事?”

“先生在廊下有位公子说您的故人,特地来看看您”

“他。。。他是何人”

“这。。。那位公子并未说自己的名讳,但是穿着绿衣的少年”骆珉更想说那公子像那亡故的先天枢王

“快请他进来”

“在下路经此地,特地来看看仲先生”门口传来少年的声音

“王。。。”当仲堃仪仔细一看这正是王上

骆珉看先生和这位公子有话要谈,便先行退下了

“仲卿,好久不见”孟章看着仲堃仪有些惊慌不禁笑了起来

“仲卿是。。。不希望看到本王?”说着孟章拿起桌上一个茶杯转着

“王上说笑了,微臣只是有些高兴。王上无恙便好”

“仲卿啊,仲卿,许多年不见你到是越来越狡猾了”

“微臣不懂王上在说些什么,不过微臣这有几坛美酒,不知王上可否赏个脸”

“尚可”

“万千世界里有芸芸众生,只为寻你行过坎坷几程”既然王上不说他一个魂体如何重返人间,这其中有多少艰辛,难么仲堃仪也不会去逼问,只愿珍惜眼前的时光罢了。

后世无论如何编排他们,他们想的都是“镌刻你我名姓,入河脉山棱”,永不分离。

仲堃仪并非无情,而是把情藏在心里,让人捉摸不透。

孟章并懦弱,而是为了能让他活下去。

这段历史柔情种种,后人何须废笔墨。

“先生,先生?”骆珉看着在病榻上头发已经花白的仲堃仪嘴角的一丝笑意,不忍叹了口气

能让先生笑的如此开心,也就那一人了吧。

“骆珉?王上呢?”仲堃仪悠悠的醒来,看见是骆珉心里不由得失落了一下

“先生?并未见王上有来过。先生现在感觉好些了吗?”

仲堃仪听到这话心里噔了一下,是了,前些日子才过完自己的50生辰,过后不小心感染风寒。倒是老了,这点风寒,便让自己在床上一病不起“感觉好些了,骆珉你先下去吧”

“是”骆珉走时把门也关住了

“秋风梳鬓白,不负一世君臣”这句话形容自己和王上最不错了

仲堃仪下了病榻,又点燃新烛,焚着香篆,青烟曳曳,好似又回到了梦中。。。

是这样了

没粮号:

  

  有小天使私信问我:如果我留了评论,她不理我怎么办?

 

  反正我说或不说,粮就在那里,不多不少,哪天粮少了我去其他圈子吃粮不就好了?饿不死吧?

  

  

  当然饿不死。

  但是无论身处哪个圈子,吃着哪种粮,你吃得开心不?轻松不?满足不?

  答案是肯定的。

  相比那份精神上的满足,吃完去和创作者说声谢谢算不了什么,对不?

  

  

  

  人心皆肉长,太太亦凡人。

  这个是和年龄、性别、职业都无关的,在这里关系是非常单纯的:创作者和读者(视频方面该怎么说,观众老爷?)

  

  很多时候,太太和小天使们是一样的。

  

  没有人会希望别人不喜欢自己的创作,就如同没有人会希望别人不喜欢自己的本命cp和圈子。

  

  他们有这~么~这~么~好~

  

  从来没有冷圈热圈之分,我们的本命都是最棒的,最惹人爱的,只是了解的人现在有点少而已。

  

  

  小太太们绞尽脑汁、精心创作,然后满是期待呈现出来。

  

  一部分太太:

  ^ω^

  我希望自己的产出能让小天使们喜欢。如果愿意点个小红心,留个评论就更好了。

  不留也没事,一定是因为我还不够好。

  

  还有一部分太太:

  ヾ(●´∇`●)ノ哇~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尝一口吧!你不会吃亏不会上当,这粮可香了!真哒!

  

  还有一部分太太:

  (。•́︿•̀。)

  不会卖萌,不会吹彩虹,我怎么什么都不会,那我就闷头产粮吧。

  

  还有很少的高冷太太(这个反差最萌):

  ┐(´-`)┌

  爱吃不吃,不吃走!(内心:快吃快吃!特别香! ⊙ω⊙)

  

  

  

  太太对评论的期待值 ≥ 小天使评论后希望得到的回应

  

  

  正如小天使们为自己不会留评论跳脚,小太太们想回复内容的时候简直想抓头,本来头发就熬秃了QAQ

  

  留完评论或者回复评论以后,双方开嗓都能合唱一首《忐忑》了。

  

  太太/小天使:

  我喜欢你!你不要讨厌我啊~

  

  

  有些太太会在简介注明:不要日我lof。

  

  简介有字数限制,我来帮她补全(厚脸皮):

  

  啊啊啊啊啊啊啊有小天使喜欢我啊啊啊啊啊啊!等下!小天使你看的啥?!不不不不不不不要看我黑历史啊啊啊啊啊啊啊你看我新产的啊啊啊啊啊啊啊!新产的好棒的!快来啊!_(´ཀ`」 ∠)__ 不要看我黑历史呜呜呜………

  

  

  她不让你☀,不是嫌你烦,不是讨厌你,更不是厌恶,她是羞愤欲死崩溃抓狂,恨不得顺着屏幕把你揪过来,按着屁股打两巴掌,再搂着脑袋亲一口。

  

  在小天使看来,神仙就是神仙,远古粮也那么棒!

  对小太太而言:黑历史又被翻出来了!熊孩子!来决斗吧!٩(๑`^´๑)۶

  

  有小天使可能会奇怪,黑历史删掉不就好了?

  不能删的,即便是是黑历史也是太太成长进步的证明啊!更何况那下面有一直鼓励她的评论,最多隐藏,删是不会删的。

  

  所以,先看简介,别去故意☀,会相爱相杀的我跟你讲!

  

  

  太太收到评论时开心又激动,回复评论时就萎了:我可以画出波澜壮阔的美景,写出空灵优美的文字,做出犀利精准的动作……

  

  有什么卵用,我不会回评论( •̥́ ˍ •̀ू )

  

  偷偷去看其他太太怎么回复的,词汇都记住了,打开编辑器又傻了,万分嫌弃自己,只能愧疚地干巴巴敲:谢谢(怕小天使以为自己冷漠,再加个萌萌的颜文字)

  然后伤心难过:小天使是不是失望了?下次不会留评论了吧……(。•́︿•̀。)

  

  

  

  

  

  评论里有种存在,叫做长评(凤凰级别)。

  

  有些小天使喜欢太太喜欢到什么地步呢?喜欢到发长评都怕给自己太太招黑。

  并不是写不出长评,而是:会不会以为我在蹭热度?会不会给她招黑啊?会不会以为我抱大腿?会不会以为这是太太自己买的?会不会觉得我在说废话?

  可我说的都是实话啊。

  于是把自己写好的长评封起来,点个小红心,说:我喜欢你。

  

 

  

  

  小太太喜欢小天使到什么程度呢?回复评论的时候,她们手是抖的,嘴角是翘的,有一大堆话想说,又怕自己的热情吓着对方,克制到最后,苦笑着又是两个自认为干巴巴的谢谢。

  

  简直虐恋情深了。

  

  

  如果你的小太太收到一封长评,在她的tag里可以横着走了,真的!(不是说态度,而是那种幸福和成就感)

  

  她会激动得连以后你俩的孩子不听话,她去教训的画面都想到了。

  

  长评力量很强大,强大得让她觉得不吃不喝都精神百倍,天天捧着长评傻笑,即便内容都背下来了,也得再打开看一看。

  

  接下来她就会做一件对同行亲友有些可恨的事情,她会炫耀,还是早中晚三次:我的!小天使!给我!写!长!评!(这句话全是重点)

  

  其他太太冷漠脸:手痒,想揍!管理员呢?禁她言!

  

  

  其实又羡又妒,然后自己产粮的时候纠结半天,敲敲打打删一大段,加一句:求评论。

  过几分钟,把“求评论”几个字也删了。

  〒_〒

  

  

  看到这你也许会想:说一堆有什么用?那就都别理了呗?我不留,你不回。都不用烦恼了。

  

  你得承认,看着她们互动你是羡慕的。你也想鼓励喜欢的太太,也想被回应。

  

  她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也可能是她根本回不过来,那干脆一个都不回了。

  但她是难过的,因为不能一一回应,粉丝数越多越是如此。她会看的,但真的回不过来。

  

  

  也有些时候,时差会让你们错开,她看到评论想回的时候已经好几天了,就更不敢回了。这心情就像你看到产出四五天以后的粮,有热度,但很少很少有新评论了。

  

  

  

  如果只是表白,我教你一个招:

  

  lof上粉丝多的太太,微博肯定少。反之亦然。

  除了这里,你的太太还在哪个软件产粮,一直默默支持的你肯定知道,顺着爬过去,总有人少的那个软件,这时候你给她留评论,她一定能看到,有90%的机率被回复哦!

  

  

  

  这里特别大,我们cp的三生三世都放不完,镜头下的人生百态装不下,和对家的恩怨情仇撕不尽。

  这里特别小,那么多的圈子和cp,还有太太们,可我和你遇上了。

        ……小到换个头像和id,我就再找不到你了。

  所以,别在她看不见的地方表白。

  

 

  

  
         ***  可以转载😊
   

  

  

  

  

  

  

无聊搭配

用触漫软件弄的,p1和p2是仲堃仪,p3是孟章,p4是仲孟






【熊彭/真人向】结局(原创歌)

*随便写的,最近同座迷上了写原创词,我自己为熊彭写的

*大约是熊老师视角/彭彭视角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看,是你的背影

我们就像剧中人

结局也不过如此,

我们就像是两条相交而渐远的线,

越离越远

疏离的笑容

我们已经回不到过去,

擦肩而过

假装从未认识

抹去心中你的痕迹。

但总是无意间

想起你


剧中人不过是一场戏

我们的结局如此相似

是戏是现实,

早已分不清,

或许那是我们的前世

但那又如何

看着我们越来越远距离,

心中止不住的伤悲,

分手后,我们做朋友

还不能够


没有你的日子,

泪流成河,

不习惯没有你的日子,

现在每天沉默着


我们早没有交集,

但我心里永记着

我们还有无数个一年。


小学生小作文系列

*人物occ预警

*此脑洞来自自己看到家乡的平房变成高楼大厦的感叹,撞梗删

————————————————————————————————

“皇兄当真要如此?”在宫殿中身穿黑衣的男子说道

“皇弟,你会理解的”穿黄袍的男子叹了口气。

“既然皇兄这样决定了,那就这样做吧。”黑衣男子冷笑了一声便走了。

“好,卡,收工了”

“今天拍完陆导演可要请客啊!”

“就是就是”

大家都哄笑了起来

“好,你们那不宰我一顿不高兴是吧?”陆明扶了下眼镜笑道

“谁让今天你请客。”身穿白衬衫的男子挤眉弄眼的说道。

“你们呀”

“哎!拍的真好看,都不敢相信这是我”之前穿黄袍的男子惊讶的说道。

 “晓严你别在那臭美了,你还没看够啊”

“不过说真的,要不是这天枢遗址还没被拆,我们还不拍这样的效果呢”

穿黑衣的男子沉思着说道

“这倒是。现在的人,心怎么那么黑,为了赚钱连老祖宗留下的东西都不顾了,都拆了都盖什么高楼大厦。”

“幸好这骆家后人用自家的势力保住了这天枢王宫,仲府与学宫。”

“骆家后人?莫不是王宇奇?”

“对,就是他。”

“这倒是了,行了别伤秋弄月的了,我们去吃东西吧,我都快饿死。”

“好,大家走吧”

“走了吃饭啦”

在这一行人走后不多久,有两个人走进了这宫殿,这个时间段很少有人来这儿。

“彭先生也在这?”熊梓淇看到彭昱畅不由的惊讶了一下

“没想到熊先生也在这里”

听到彭昱畅这么疏离的话语,苦笑了一声罢了。横竖还不是自己作的,当初被周昊嗯威胁,离不开这公司,不然他和彭彭也不会越走越远。

熊梓淇与彭昱畅就这样望着,场面十分尴尬。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熊梓淇拱手说了一声,“王上微臣回来了。”

彭昱畅听到的时候愣住了,过了一阵说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就这样两人相拥了起来

“彭彭,我不是故意的。”

“梓淇,我知道。”彭昱畅就说了“我知道”但两人都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当时他们穿越到刺客列传里,但在现代的记忆全无,像木偶一样,走完这整个剧情。

后来他们到了后世,恢复了记忆。

熊梓淇所说的不是故意的是对孟章的见死不救。

另一边边王奇也来到了这边,看着这些建筑不禁感叹物是人非。

希望他们现在和好了吧。

彭昱畅和熊老师在这里过得不错,也就放心了。

至于自己怎么在这里?呵,一想到这,王宇奇就忍不住向打这身体的原主。

自己也同那两人穿越,死后灵魂还在,记忆也恢复了。

在5年前10月份的时候,原身这骆家后人是唯物主义者,但为了追女神和别人打赌,玩什么招魂游戏,没成想招来个孤魂野鬼。

自己看到的时候,他只有一丝生机,不知怎么碰到他身体,便晕了过去。醒来时自己便成了他。

对于这件事他只想说:珍爱生命,远离作死

一个建议(占tag抱歉)

最近回本的有点多,不过大家小心中套路(当然也不是我不买就不想让大家买)

 不过建议大家一般还是从正版途径卖 ,而且看它的价值值不值你收

现在闲鱼也不靠谱(当然不是说所有)不是真正粉丝的太多,大部分都是买上不看转手卖高价

我混的另一个圈里我见过有的本子被那些想赚钱的人炒到了1000

许多粉丝为了本子,倾家荡产的都买了

现在就是看你能遇到那万分之一的好心人不 

 这种绝版的抬价太厉害了 



“王上,微臣回来了”
“好”

熹昔

   
   “澈儿。”

  “吴将军。”

(刺客全员)来者何人【第一章】

 @隐玉 ,忘了说了,是陵歌的脑洞哦,棒棒哒~(。≧3≦)ノ⌒☆

————————————————————————

“侯爷,在下仲堃仪,这乃在下的投名状。”说完便把一封信递了过去。

      “投名状?你为何要投到本侯爷门下?本候一没权,二没人脉的,你投错地方了吧!”将手中的信放在桌上,手指不经意的敲着桌子。

      “哦?侯爷也太小看了自己,侯爷的聪明才智谁人不知,聪明人还是和聪明人合作的痛快,侯爷不是吗?”仲堃仪望着眼前侯爷的面容突然笑了起来。

      “说的不错,仲先生口才了得,今后还望先生赐教了”

      “不敢不敢,赐教到说不上,助侯爷一臂之力还是可以的。”

      “仲先生也别谦虚了,这天色不早了,不如留下来一起吃晚宴吧?”

      “好”仲堃仪望着眼前的人,心头一动,不知怎么就答应了下来。

   晚宴后,仲堃仪一个人漫步走在花园中。

      “仲先生这么晚还不睡觉?”

      “王爷这也不没睡吗?”仲堃仪含笑对孟王爷说道。

      “本王快睡了,看见仲先生在这独自一人在这边好奇过来看看。”

      “在下在想在下的好友公孙兄也不知怎么了。。。”

      “仲先生和公孙公子关系真好,本候以前也有一位故人,可惜,我再也找不到他了”

      “无妨。可有什么特征?能让侯爷挂念这么久的想必也是位大能之人啊,为何还找不到故人?”

       “说来也罢,我现在还不知道他是生是死”孟章没有意思到他陷入回忆时他不经意间说出的我字。

————————————————————————————————

“坤哥哥,你会离开我吗?”

“怎么会呢?是哪个不长眼的在章儿面前说这话了?”

“是赵伯伯告诉我的”小孟章抽咽道

“好了,不要理会他们,坤哥哥是永远不会离开你的!”

“好,那坤哥哥我们拉钩”

“好,拉钩钩”坤哥哥的眼底是他自己也没发现的柔情

“老狗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变了谁是小狗!”

 ————————————回忆分界线——————————————

等孟章从回忆里出来,发现那仲堃仪把他自己的披风给了自己。孟章差点以为他就是坤哥哥,或许是现在的情景以及月光打在仲堃仪的身上,好像他就想半透明人,马上就会消失一般,才会有此错觉吧。

“夜深了,本王先回屋了,祝仲先生一夜好眠。”

花表两头,在清风楼。。。

“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公孙钤躲开仲堃仪拉扯自己的手,不情不愿地走近馆子,自己素来不喜欢这种吵闹的地方 。
      “小娘子,别躲呀”一位身着富贵的男子说到。
      “在下陵光”身穿紫衣的男子把要摸过来的手轻轻扳开。
      “陵光,原来是陵老板啊”男子脸上笑意稍微收敛了一点
      “不知您找在下何事 ”陵光趁人不注意往后挪动了一小步。
      “那陵老板躲什么呀?本公子是看陵老板脸上有东西,想帮陵老板擦擦”
      “您到底何事相求,若是无事,那在下就先行一步了”陵光的脸上露出一丝不耐。
公孙钤刚找了个清净地方坐下就听到不远处有些异样的骚动,遵循人类好奇的本性看过去,只看到一个公子与一个柔弱的男子在交谈,那柔弱的男子似乎很是不耐,摇了摇头自顾自地喝茶,眼睛却控制不住地往那边瞟。
      “陵老板,走什么啊?来者是客,陵老板难不成要扔了我这个客人不成?”公子哥的手悄悄的摸上陵光的手。
公孙钤喝到第四杯茶的时候,看到那个公子哥开始动手动脚,终于忍不下去,拿起配剑走了过去。
      “若是阁下有事,直说便好,这样动手动脚……”陵光猛的抽开,露出一丝为难。
      “你是何人,为何对他动手动脚!”
      “我是何人,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是从哪儿来的?这管别人闲事还管到我身上!你来这干嘛呀?找你的小情人嘛?那你就赶紧去,别在这里打扰了本公子的雅兴 !”
      “在下是谁不重要,为何要对他动手动脚?”公孙钤皱起眉头语气不善,又重新问了一遍,显然,若是再不回答,公孙钤分分钟会把他就地正法,扬手取剑,直指对方喉咙“这个人我要了,要么现在滚,要么让你的家人准备收尸!”
陵光静默站在一旁看着这个眉眼如画的男子,竟觉出了几分好看,便不自觉看入了神
      “呵,你给我等着,别让本公子下次再看见你”公子哥落荒而逃
      “多谢阁下出手相救,敢问阁下姓甚名谁,日后也便前去答谢”见那人已走远,便快步走到蓝衣男子面前。
      “在下公孙钤,区区小事,不足挂齿”看人走远才把剑收起来,看向面前的人,心里隐隐有一丝悸动。
      “在下陵光”闻言轻笑,美的惊艳
      “听刚才那人的话,陵公子是这里的楼主?不知在下有没有这个荣幸与陵公子共饮一杯?”公孙钤含笑
      “当然,请”陵光伸出手请人坐下,斟茶
      “陵公子这里的茶当真是好茶”公孙钤接过茶盏轻泯一口
      “钤公子会对弈吗?”陵光放下茶杯,看了眼旁边的残局。
      “略懂一些,算不上了解,”公孙钤说着拈起一枚白子“陵公子是主,便请陵公子执黑先行吧。”
陵光轻捻起黑棋,手起,棋落“该钤公子了”
被陵光那么一叫,公孙钤缓过神来 


(刺客全员)来者何人【序章】

公元236年,新帝执明登基,新帝伴读慕容离升为国师。公孙霖为钧天国丞相,膝下有一子,名为公孙钤。齐之侃为钧天国之大将军,人称战神。孟章为钧天国第一个异姓王。

世说在江湖上千万不能惹罥澜馆的人,因为得罪了他们,你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所以在江湖上行走千万不要惹上面几位人,如果你惹上了,恭喜你先去卖个棺材吧!

“有你说的这么玄乎吗?怕不是编出来吓唬我们的吧?”

“就是,就是。”底下的听众们都哄堂大笑了起来。

“这可不是老朽瞎编,你们爱信不信”

“得,骆先生又编上瘾了”这时一个贼媚鼠脸的人说道。

“你们爱信不信!”

“得了吧骆先生,这都好几十年的事了,您是要说多少次才够。”

“哎,人老了,不免会想起以前的事来。”

“好了今天就讲到这里,谢谢你们还能听我说这故事。”

 

执明国主,慕容离,公孙钤,陵光,齐将军,蹇宾,先生,王爷。。。我来了,终于可以与你们相见了。。。